Onism

just一个存图记录吐槽地

不知道什么时候存的哪个博主家的
好喜欢啊
专八结束我就要去找我的小狼狗!
我真的等不及了

You save me and I love you.
@real__pcyyyyy

晚餐后打发时间看耽美文 正看到攻暧昧树咚受表白的时候 我亲爱的婆婆在我的耳边轻声呼唤我 吓得我手机都没拿稳 感觉像一个正血气方刚的男子突然被掐软了命根子 痿到现在都还没办法接着看那本耽美我好委屈

朴灿烈真是太好看了!!!

【周叶】故作寡言少语(82)

讲真 会放目录链接的大大太良心了! 我就这么追着入了昼夜坑🌝

割肉寻欢:

目录:点这里






春节七天长假,对周泽楷而言也跟往年没什么不同,除了就是窝在家里帮忙,就是跟着父母走访亲戚。当然,这不同的日子比起从前,又多了点儿滋润,白天跟家人聚一块儿,晚上等那一位空了闲了,还能语音或者视频聊几句,来个远距离恋爱,这又是滋润的原因。


等这么滋润假期临近结束,归队的前两天,队里电话也总算如约而至,而且这次听声音还很激动,开发部的人没日没夜的熬,听声音也像吊着一口气似的,声音拖的长长的,说是你家碎霜等级到七十五了,孩子争气,我们也没白忙活,少休假也值了!


一句话说的,听着不像是忙着给游戏角色的武器升级,倒跟医生产房接生差不多。


周泽楷当时才刚刚帮忙洗完菜,回了自己屋子,听了这话还反应了一下。他一向知道开发部这些人嘴贫,一边笑,一边又准确无误地就提炼出了关键内容,自个儿开始琢磨。从在比赛上公开使用的层面上来讲,周泽楷还没有见过七十五级的银装。按照轮回开发部一贯稳妥的作风,能够通知到他这里,那就多半代表着是可以在比赛场上正式使用的。


联盟第一件七十五级银装!


武器等级的提升对于现在的一枪穿云有多重要,没有人会比他更明白。归队后的第一场练习赛,光是上手试了试,轮回队长脸上就露出了笑意,甚至连当晚只不过隔着电脑聊了几句的叶修,都敏锐地觉察到了点儿什么。


 


君莫笑:哟,有好事?怎么这么高兴


一枪穿云:嘿嘿/


 


周泽楷抿抿嘴,一个默认表情发过去,想了想,又补充了几句,说是过两天就会知道。叶修整个春节七天里压根就没离开过电脑,忙的焦头烂额,好不容易空了点儿,也是窝在电脑前跟这一位有一下没一下地聊几句。


其实哪里用得着小年轻解释,能让他们这种职业选手开心,还有一定保密性质的,大多都跟游戏和战队有关。果然,春节过后的一二轮职业联赛,正是以轮回队长手里神级角色的武器提升消息为开端,各大战队也纷纷展示出了在耗费大量资源下成功完成了等级提升的银武。


武器的更新换代,无疑昭示着联赛正式进入了白热化阶段。不过这也没让叶修怎么慌,第一是兴欣眼下还不到关注这些的时候,先闯过挑战赛的难关要紧,第二,则是来源于队内本身的一些好消息。


在队里新来的学霸的计算帮助下,君莫笑手中的千机伞也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升级,线下赛四月开打,满打满算,到比赛之前提升到七十级是一点问题没有。


“材料还是刚需。”


叶修琢磨着跟罗辑商量,又转投看了几眼队里其他角色的武器情况,心里算盘又开始打的噼里啪啦。


他没闲着,自然就有没闲着的成果。叶修这个人求真务实,遇问题想方法快,动手去做也快。眼下以君莫笑的名义在游戏里和越云,贺武,昭华三只战队所属公会搞出来的同盟,在野图资源的掠夺上,可是压根一点不输那些豪门公会。


君莫笑动作搞的轰轰烈烈,成果自然也相当丰厚,四家一分,兴欣自己那份也算占优。他这边搞的惊天动地,联盟联赛也打得火热,看似是隔着八丈远的距离,各大战队哪个部门不恨的牙痒痒的。


没办法啊!怎么不恨!


也不是所有战队都有那些豪门公会的资源人力,类似烟雨雷霆这样的中流战队,可不就在这个“草根同盟”的冲击下,因为资源匮乏逐渐陷入了武器开发的困境。


说到底都是君莫笑的锅!


各大战队开发部在这一点相当默契地达成了一致,纷纷带着血和泪把锅甩了过去,当然,这也不算冤枉人,只是叶修压根听不到,何况就算听到了,他也一点不会在意,眼下势头大好,还不如领着自己同盟的人继续游刃有余地出入各大战场和BOSS点。


离挑战赛的线下赛还有两个月的时间,你们其他队能跟兴欣一样,不打比赛,选手就泡游戏里刷BOSS开开战练兵,还顺手抢个资源吗?不能吧!选手的出没时间已经直接决定了装备竞赛谁是占优方,何况今年这“草根联盟”,泡游戏的选手还不是一般人!


叶修!换个大众熟知点的说法,就是那可是叶秋!


叶秋这俩字代表着什么,但凡关注荣耀的都不会不清楚。曾经是金字塔尖上的人物,哪怕现在还是低谷期,不是照样一己之力把各大区各大公会搅的一团乱?偏偏这人不光是技术好,人还能说会道,尤其擅长噎死人,就领着一帮玩家跟他拼,不是自动送人头是什么?!


资源落不到手,倒可能先把自个儿给气晕过去了。


游戏里战的火热,周泽楷人刚从训练营那边的小会回来,还没多坐一会儿,就在训练室门口听到了消息。职业八卦选手杜明消息灵通的惊人,又很相当有分享的意识,立刻就跟关系良好的人嚷上了。


“列屏群山刷新的BOSS点一团乱战啊!中草堂,蓝溪阁,嘉王朝……该到的都到了!”


“卧槽等等,叶神……呃,君莫笑也到了!咱们怎么没去啊!”


“什么东西什么东西?”


谁听了都知道这参与乱战的公会阵容不简单!


吴启离的比较近,一听这话,反应相当快,立刻从自个儿位置上滑到杜明旁边。也得亏杜明是开了个小号,他在边缘偷偷摸摸地蹲着,也不打算加入战场BOSS争夺战,就只在旁边作围观状,一边看还一边点评战况,又兴致勃勃地猜哪个职业大神是哪个小号。


周泽楷刚刚进门站定,江波涛就分过来一罐热咖啡,一看那边俩头碰头作堆的,上去对着俩脖子就是一边一个手刀,才又从怀里塑料袋摸出两罐塞过去。


“快点儿啊,一会儿训练开始了,”江波涛拍了拍两人的肩提醒,想了想,又笑着补充了一句,“无公会的小号别在战场多呆,小心误伤。”


“好好好,OKOKOK。”


杜明笑嘻嘻地喊了声谢谢副队,又转过头跟吴启俩继续起了八卦大业。


休息时间,训练室里人都各忙各的,周泽楷还没多挪几步,看那边八卦二人组的小插曲,一下顿住了。从一听见君莫笑三个字开始,他心里就有点痒痒,起了些好奇心,正想借着路过回座位过去瞄两眼,结果谁知道半途杀出一个正儿八经的轮回副队,面对八卦之时还一贯的刚正不阿,人家不仅不过去看战场八卦,还很有副队长风范,先提醒再叮嘱了一番。


这下为难了。


他虽然本来也只打算看两眼作罢,但这么一瞧,人家副队长训完话呢,自己身为队长过去了,这不是跟人对着干?虽然两个人年龄上没怎么差,但如果非要算的话,人江波涛还晚他一年进联盟,这就跟小时候跟着父母走亲戚家,玩的时候反倒被弟弟妹妹教育了一样,有点儿尴尬。


当然,有一说一的话,轮回没家长,老板经理又不在这儿,要换他刚进联盟的时候,说过去看也就去看了,不过现在情况吧……


一向作风果断,说上就上的周泽楷心里为难。他为难,面上偏偏也不表露,就只是端着咖啡,手上暖烘烘,眼睛有一下没一下地往那边瞟,瞟到第三眼的时候总算灵机一动,想了个折中的办法,摸到空着的方明华座位上坐了坐。


方明华位置离着杜明就一把椅子,杜明也挺有分寸,八卦的声音放的比较小,也就周围的人能听见。一会儿一个这肯定是谁谁谁,这肯定是那谁谁谁的,中间间或夹杂着君莫笑的动向播报。


这边坐着的闷声听了一会儿,等听到中草堂拿下最后的BOSS的时候,方明华也刚好回来,回来就瞧见自家队长脸色不改一本正经,镇定自若地对自己点了点头,又往窗户那边的座位走。


周泽楷这头是没作声。等晚上的时候一开电脑,一向作风坦荡的人没忍住,立刻就摊了牌。


 


一枪穿云:失败了?


君莫笑:啊?


叶修叼着烟,缩在自个儿位置上,没懂这小孩儿的意思。


 


一枪穿云:BOSS


君莫笑:哦哦哦


这句话跳出来,屏幕对面的叶修秒懂了,哦,这估计是听到那个七十五级BOSS的事了。也难怪,毕竟那一场事关七十五级的材料,各家大神参战,估计消息早传开了。


那周泽楷这问的是什么意思?轮回这次没参与,人也没到,叶修掐了最后一截烟头,歪头间,忽然顿悟了,遂打字道。


 


君莫笑:就一个BOSS,没事儿


 


当然没事儿,以他的本事,想抢资源其实没那么困难。再者说,叶修其实最近早已经转移了目标,不把掠夺资源放在首位,而把跟职业选手交战放到了议事日程的首位,对王杰希当时强行拿下也没多大遗憾,反而是拉着兴欣一堆人在交战后开了个总结会,又提出了一些操作配合上的建议。这打算估计要是让一通乱战的公会和战队知道了,估计又得气的吐血。


就是那句话那么说的,担心则乱,容易把小事放大了。周泽楷也不是不知道那谁有多大的能耐,但人把柔软面留给了谁,想的就格外多些。他们俩虽然也算得上远距离异地恋了,但在确定关系之间的来往时间实在是比一般情侣长的太多,一拍即合,默契度也压根用不着嘴上说。


叶修猜的准确,敲了敲鼠标。


周泽楷这边坐着,估计也是意识到自己是不是有点儿小题大做,突然也有了那么点儿不好意思,低头喝了口水,琢磨着接下来该说点儿什么。


君莫笑:玫瑰花/


再抬头,屏幕上就多了个表情。周泽楷心上一松,抿嘴一乐,也回了一个。


 


一枪穿云:亲亲/


嘴上不说话,心里美滋滋。对发默认表情,可能就等于宅男的浪漫。


 


这边感情升温,可二月份的职业联赛就不是什么上行趋势了。不过真要说起原因来,其实也跟感情升温这边的当事人逃不开。


联盟在这个月里完成了四轮比赛,四轮,也该官方出精彩操作集锦视频。而第一个发现不对的,也恰巧就是联盟新媒体负责视频这一块儿的。视频刚刚做完,还没来得及放到公众平台上,另一封报告就立刻递交上去了。说的也很言简意赅,无非就是这个月的集锦剪出来没前几个月时长长啊,让联盟这方面的负责人很是无语了一下,这也值得写报告?


可等他静下心一看,还真的就惊到了——


这岂止是没有前几个月长,这时长是压根就少了一半儿啊!


少了一半这可不是什么正常的事情。等这边再顺藤摸瓜这么一查,查出来的结果就不是惊到一个人的事了。


不正常,非常不正常!


各大战队的失误率在二月份突然出现了爆发式的增长,而且还是不局限战队,不局限人员,上到顶级大神,下到饮水机替补,几乎只要是上过场的选手,失误率都比平时要翻番。


这什么情况?


联盟的人纳闷了啊。


比赛失误增多,精彩操作减少,导致的直接后果很有可能就是观众的流失,这绝对不是他们希望看见的。有调查记者比较一针见血,说是还是装备和材料竞赛的影响,选手如果不参与到游戏公会中帮忙,丢掉的很有可能就是技术上的优势,这论点提出来显然也很靠谱,但又有人反驳精准,说是往年又不是没有装备竞赛,怎么今年选手们状态就断崖式的下滑?


好吧,这听起来也有道理,那就继续查呗。


联盟主席冯宪君指明要弄清楚,负责人自然也不敢怠慢,查出来的结果却让人哑然无语。


因为叶秋。


饶是见多了大风大浪的冯宪君,在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也终于有了一种无语的感觉。


怎么又是他?


在联盟的时候不配合工作也就罢了,怎么现在看起来人至少还隔着一个挑战赛呢,也能闹得联盟不安生。


冯宪君郁闷了,郁闷得觉得自己茶不思饭不想,都多了几根白头发。


好在他郁闷完了,行动力也不是盖的,当即就召集人马开会,说是要赶紧解决了这个问题,保证联盟比赛的精彩程度。开会的结果就是从总部发了十封邮件出去,飞速传往了各大战队,意思也很明白,主席要开个关于联盟未来发展战略的私人会议,希望大家准时赶到。


反正不管怎么说,这会议听起来是挺正式。


轮回作为近年来跟联盟商业活动来往尤其密切的战队之一,自然是第一个接到这个消息的。刚打完二月最后一轮联赛,周泽楷训练室凳子还没捂热乎,第二天就踏上了去总部的飞机,江波涛因为家里有点事,要晚出发一两个小时。


他人飞的一阵晕乎,又加上天气比较冷,有点中招感冒的意思,下了飞机,一坐上联盟派来接人的巴士,就开始拿出手机吧嗒吧嗒,挨个汇报行程,整个人迷迷糊糊的。


这次会议因为开的急,所以各大战队大多都是派了自家队长副队长加紧赶过来的,也基本都是今天到。周泽楷被算在早上那一批,一上车就窝在了最后一排,昏昏沉沉地靠着窗户打瞌睡,瞌睡打到一半,人也陆陆续续都到了。


邮件里既然写明了私人会议,那懂的人当然也懂,来的各大战队队长也都是穿着自己的私服,尽量低调不让人认出来。


联盟就这么几个战队,来的也都是当家的选手。饶是联盟现在新人越来越多,但要说起各队的队长,还是以前四赛季出身的选手多一些,各个同期之间关系又要比起一半选手密切一点儿,所以这么看下来,周泽楷在这批人里还算是新人。


各自打过招呼,他因为人有些不舒服,也没再多参与其他人的话题。一会儿靠着,一会儿坐直,都是闷声不响一点儿不表露。


“周队也在呢,你旁边空着?”


周泽楷揉了揉太阳穴,一抬头,才瞧见似乎是那么个熟人靠了过来,听口吻好像有过交情。


“……”


他人还迷糊着,反应有点慢,愣是盯着瞧了那么几秒钟,才认出了来人。


来人穿的严严实实,笑的又一副自来熟的样子。


刘皓?


……现在好像是在雷霆?


周泽楷一边想,算是打招呼,点头笑了笑,示意旁边没人。


他实在对这人算不上有什么好感。严格意义上讲,他和刘皓的确是同期没错,可无论是刚刚进入联盟,还是后来嘉世一堆新闻,周泽楷印象里,跟刘皓沾点边的事情都谈不上愉快,而且两个人平时更是除了赛场没有半点来往,用职场上的话来说,顶多称得上一声同事。


“周队怎么一个人坐在这儿?不去聊聊?”


刘皓显然没注意到他身体不适,这时候估计是为了气氛,还故作亲切地拉话题。


这边听着的自然有自己的应对法。他刚刚进入联盟的时候恩怨分明直来直往,这些年身上还担着轮回队长的责任,行事作风就又渐渐地变了。


不喜欢的问题,不喜欢的人?没问题,通通嗯,哦,啊,再加上笑一下应付了。


眼下就是这个情况。


周泽楷一套交际组合拳打出去,目光略略往前一扫,大概就知道这人为什么眼巴巴地跑过来了。


其他人都是跟着自家队友坐一块儿,又都是前辈级别的,兴许刘皓是觉得,跟自己还算同期进入联盟的,对比之下称得上一声认识,所以才凑了过来?


“说起来,周队知道,联盟为什么叫咱们过来吗?”


周泽楷眯着眼,还没多缓一会儿,这边的人就又开了口。略一抬头,就见刘皓神神秘秘地凑过来,又故作熟稔地闲聊,眉眼里掺着笑,一副说悄悄话的样子。


……他俩之间有什么悄悄话好说?


周泽楷心里纳闷,真对这人有些无语。


可刘皓就是跟周泽楷想的不一样。


按刘皓个人的交际经验来说,跟人来往的方式,要想拉近关系,无非就就是透露一些对方感兴趣的话题,才能继续深入地交流。说老实话,他也知道自己跟周泽楷不熟,可前面都已经按队伍坐好了,方学才又要下午才到,他这孤零零一个人,只瞧见最后一排空着这么个位置,那不坐过来也不行。


装什么装,脾气这么大,还真被联盟捧个一两年就要上天了啊!


刘皓早先就看不惯周泽楷的行事作风,只觉得姓周的太假了,话少成那样怎么看都作,奈何人家实力硬,自己却被嘉世扫地出门,这些年看不惯,也变成了羡慕嫉妒恨,心里想的酸溜溜,偏偏面上还要装成一副大方的样子,悄悄凑上去分享消息。


再怎么说,他俩也算是同期,他自己现在也还是雷霆的队长,跟周泽楷之间也算不上有什么辈分地位上的差距,当得起一声同僚吧。跟同僚之间拉拉关系过分吗?当然不过分。


两个人想的天差地别,当然是聊不到一处去的。


“……不知道。”


再怎么变化行事作风,骨子里也总有自己的原则在。周泽楷这点和远在H市的那谁也挺像,不想理的人,又有自己的方式去拉开距离。


他说的也够礼貌了,又带着点斩钉截铁的语气,一边说,一边还抬手揉了揉自己额头。要换机灵点的,估计一下就看出来情况和暗示了,哦,可能身体不太舒服。不过刘皓这人平时跟自己那堆朋友来往惯了,以前在嘉世,叶秋走了,他是副队长被捧着,来了雷霆,他成了队长,在联盟资历也算老,别人也不好表露什么不满。平时正常发挥下能读懂的动作手势,也就在阴差阳错之下漏掉了。


没读懂周泽楷动作里的含义,自顾自地接着自己的话说,还有些打开话匣子的意思在。


“哎哟,那巧了,”刘皓伸手一拍旁边人的肩膀,笑得挺贼,“我知道啊。”


话刚出口,周泽楷目光一顿,是彻底不想接了。


他一旦不说话,不应声,连个嗯都不愿意出口了,就真的是不想继续听下去。但可能是因为眼睛长得好,一半只要眼神留着,就总能给对方一种,我在认真听你说话的错觉。


就比如现在,刘皓就有这么个飘飘然的感觉,不仅自得,越说话拉的越大。


“因为这个……”


刘皓抬眼扫视四周,好像要确认没人在看这边似的,这才把左手伸出来,写了一个字。


周泽楷开始还没什么反应,瞧着瞧着,才细细地听了下去。


叶。


“就是他。”


刘皓偷偷摸摸写完这个字,还挑挑眉,挤眉弄眼作暗示状:“在游戏里闹的风生水起,还以为自己没事呢吧,瞧瞧,这不是事情就找上来了?他这么四处找战队惹事,周队你们公会估计也挺头疼?”


说着说着,就不免觉得有些快意。刘皓人虽然走了,可嘉世那边消息源还在,听到这消息的时候根本是心花怒放,只恨不得四下奔走通告,喊一声痛快!


要换成平时,他其实是不可能这么贸贸然把对叶秋的态度表露出来的。可这些日子以来雷霆在游戏里被找事被打压,他也不好受,新仇旧恨一起涌上来,加上又自认为跟周泽楷算是同期,话就漏了马脚。


做戏是顾不得了,人高兴得上头的时候,爽才重要。


谁知道这就算是巧了!


叶修这些天的动作,周泽楷不仅知道,而且甚至还在开着小号帮队里刷资源材料的时候遇见过几回。但两个人一旦战场相见了,那就是明算账的架势,谁也不多说一句,叶修不抢材料,要领着人来打架,那打就打呗,总不能不打就认栽,无论对方打的是个什么主意,徇私情都压根不是他们之间的作风。


轮回队长把旁边人的话听的清清楚楚,背也慢慢挺直,坐了起来。


刘皓以为旁边的人有了兴趣,立刻再接再厉,凑过去接着笑道:“联盟估计得出个什么措施应对,不然也不能把咱们都叫过来啊,这估计有那位好受的了,咱们也别急,他在游戏里得意不了几天!”


周泽楷没作声,只是抿了抿嘴,抬头看了一眼。


这一眼有点儿锋利。






TBC




6000+的一更,继,继续努力……这段时间会恢复更新!